给您推荐更适合的写字楼、商业、酒店、厂房物业
凤岗电子商务产业园
设计,为更有效传播
网红经济,电商直播是蓝图还是红海
来源: | 作者:yanheng | 发布时间: 2020-05-07 | 8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近期网红经济越来越红火,超级网红个人年收入过亿元,村民网红学生网红,行行做网红。据相关行业报告称,截至2020年3月,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达8.5亿,其中短视频粉丝达7.73亿。报告预测2020年网红经济总规模将达到3400亿元。
      近期网红经济越来越红火,超级网红个人年收入过亿元,村民网红学生网红,行行做网红。据相关行业报告称,截至2020年3月,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达8.5亿,其中短视频粉丝达7.73亿。报告预测2020年网红经济总规模将达到3400亿元。其实,网红经济越是在红火之时,人们越要留一分清醒与思考。
      网红经济是一片蓝海,但单一炒作的网红带货模式可能面临天花板。今年网民面对疫情环境,网上消费刺激了网红经济。网红们高超的带货能力推动电商直播产业飞速发展,对提振经济打通产销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同时也要看到,网红经济的营销手段主要表现在:一是开各种直播刷礼物和奖赏,二是利用大量粉丝推销各类快销商品。由此带来的问题是,营销手段单一重复,或带来网民的审美疲劳。而过度消费粉丝的信任度,将导致边际递减效应。网红经济健康持续发展,重在回归商品和服务的本身,网红主播的价值关键在“内涵”。要提升网红经济的深度和广度,今后要通过5G大数据,搭载更多优质品牌、放心消费和贴心服务,为网红经济“增信”“扩能”。
      要从过度捧网红,转向培育行业人才链。网红主播一夜暴红暴富,形成行业分配金字塔。网红明星到底有多赚钱?相关大数据交易平台的统计显示,号称2019年“带货一哥”的李佳琦赚了将近2亿元。网红利润过高往往挤占和损害产品利益链。网红利润如此分配,好似影视业明星片酬占比过高,会形成内部分配不合理,导致影视作品制作水平不高,行业整体发展质量不高。要解决这一弊端,就要构建科学的运作机制和分配机制,从过度捧网红,转向提升专业团队吸粉力和转化率。在利润分配上,要从超级网红的路径依赖,转向优化强化整个产业链人才链。通过合理分配机制留住行业需要的专业人才,巩固产业链基础。
       一些网红直播存在过度娱乐化炒作现象,对此要引导网红经济转向文化带货、服务带货。由于网红平台开放度高,从业门槛低,造成网红数量激增。不少网红为了能“红”起来,挤破头皮炒美颜,炒概念,炒情绪,都想成为直播平台的“一哥一姐”。有些网红在直播时甚至抛开道德底线,例如:直播信息造假,给粉丝介绍一些“三无”产品,在直播时传播一些违法信息。要知道,网红平台既是粉丝交流平台,也是价值观文化观塑造平台。要引导网红平台加大传播优秀民族文化、创新文化力度,塑造新网红、新理念、新时尚。